男人的解读 梦之城平台

  男人,舌头僵硬或鼻窦炎发作时便可念为“懒人”。懒惰是男人的“胎记”,是男人的“福利”。倘若只是懒,那倒可以理喻,惰,则比懒的程度更深,几乎不可救药。如若没有家中女性公民的监察审视,男人的衣服不绣出“世界地图”、散发着飘洋过海的馊味,是极难脱来洗涤的,即使脱下了,却又不图洗衣粉的功效,仅拈着衣服领子在水中搅拌搅拌,便拿来晾上了,说:“衣服吃了水,就算洗过了,也干净了。”鞋袜也是如此的遭遇。一双鞋子从买来那刻到抛弃为止,几乎未曾涮洗或刷油,真真一次性消费。最可怜的是袜子,一双大脚都给脚气鞋香给熏得如山东大葱了,袜子上的汗泥硬得像涂了万能胶,脚一出鞋腔就疏通了所有鼻子,也不考虑换洗,直到脚趾头如乌龟脑袋出壳,才不眨眼地扔掉。至于疏于澡身,那也是男人的特色。身上各处的荒地已变成了良田,土质上等,有机物旺盛,地貌丰富,不到地表严重污染,杂气冲心,细菌轻啜重啃,也权当无妨。即使为官者、巨贾者、学识者,也在此列,不同的是,这般人勤于使用一把梳子、摩丝发胶而已。倘若久不沾水,摩丝发胶又多,那美味真如在厕所里喷了香精,香臭杂糅,连蚊子苍蝇蛆虫都得给活活闷死。不洗脚便上床是常有的事,即便洗,也仅让脚丫子在水中漂漂了事,说是被被子捂着,脚味更鲜,还不易感冒。更有睡前不刷牙的男人,说那太麻烦,除非晚上有房事,不然,老注意一张阔嘴,烦不烦哪?早上好不容易被催着起了床,却不打扫牙齿,端了牛奶就喝,剥了鸡蛋便吞,削了水果边嚼,内人说怎么那般懒惰的,是猪啊?他说是“一种饮食一种营养,多种饮食复合营养”,把牙面上的积物也当饮食了。闲暇时节在家中沙发上一躺,便呼妻唤儿,那可不是男人要大抒情怀,而是不想挪一挪一身脂肉,要老婆端茶倒水,要儿子拿书送报。男人在床上欢喜四仰八叉,恍若僵死的青蛙,即便在会议室里,甭管旁人如何看待,也径直歪着斜着耷着仰着瘫着,其姿态不雅,也不是他们故意不雅,仍是懒散所致。在家中如此托大装爷们,便惹得老婆恼怒,斥责之,他们便哈欠一个:“老子在外打拼,做牛做马,做鬼做怪,都不觉得亏损,回到自个家中,做一做主人,养养神气,你他妈就烦哪?”通晓男人秉性明白事理的女人,便真不去较真,让其享受去,每每还送上好烟好酒伺候,这男人就直呼自己是神仙了。梦之城平台
  女人一不快活就尖声叫骂“臭男人”,大概就是缘于男人的懒惰性情。可话又说回来了,男人不臭,怎能衬托女人的香呢?女人不是还有臭美么?男人抽烟喝酒,一肚子杂货,满嘴杂屑,不是能显出女人的洁净么?从家庭的角度看,男人大多是需要被照料的,不然,一窝一窝的臭,日子咋过?男人单身,好女人心疼,便生发了关爱男人的心思,为的还是让生活和谐而干净。其实,“臭男人”还包含了德行方面的因素,如男人花心,男人多是负心郎,男人中卑劣小人多,男人中较多的势利者等等。男人聚在一起,没“女人”这话题,那谈话一般是难以维系或根本就难以成为话题的。男人不喜好逛街,但一旦到得街面上,不左瞅右瞄地揪出几个可人养眼的妞来,那他便不是男人。男人可以为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投以温驯眼眸,却也可以对自己朝暮相厮的老婆不冷不热,直至厌憎。因此,男人可以纵横天下,治国治苍生,却难以治家,治家的天才是女人。欧洲有句谚语:“上天不能照顾每一个婴儿,所以创造了母亲!”想想也是,如果让男人来治家管理孩子,那情形若不是造就了一批批的奴隶,就是培养出一茬又一茬的暴徒。男人那种扬鞭催马、拳脚相加的管理,自然无法同女人的温柔开导相媲。上帝创造了男人,是让你拥有一个天下,创造女人,是让你获得一个真实的家园。著名电影艺术家潘虹在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现场说,这个世界是男人的。她那双曾经让所有观众感动的眼睛仍然那么忧郁,也那么坚定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让人唏嘘。现场的女性观众愕然,我身边的女性也愤忿忿然,说潘虹怎么那么气弱、长男人气势的?我只好宽慰她们说,潘虹的言外之意是,男人拥有世界,女人拥有家啊,家是世界的妈呀!
  男人好吹,除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好色而需要过嘴巴瘾外,另外一个因素就是男人比女人更看重面子,这面子和女人爱慕虚荣装修其脸蛋不一样,男人是重面子但不完全是死要面子,但男人一狠吹起来,就印证了那句话——“死要面子的人往往最不要脸”。吹牛皮,本身就是撕了脸皮或把脸皮变成牛皮的。不过,情形也不完全如此。女人怕寂寞,所以和伙伴唠叨半日,男人不怕寂寞,但怕被人瞧不起,怕在人前人后没话语,怕没显摆的本事,实则也拿不出多少本事来,无法,只好吹,不在上司和内行面前吹,而是在臭味相投者跟前吹,即使吹得山崩地摧,漏洞百出,甚至台阶也没了,还是吹。什么五百万有啥了不起的,咱不就是没去挣么?如果咱去挣了,只挣到五百万,咱喝敌敌畏!什么你那朋友出版几本书啦?呔,几本书,小菜一碟,他那情绪他那故事他那思想,我都有,只是我没写罢了,我若写了,还怕诺贝尔文学奖不是我的?什么国家队的队员?我呸,我要是足球运动员,早就进巴西国家队了,而且是主力,主教练也得看我的脸色。什么哎呀你娃那辆桑塔那算个鸟?保时捷、法拉利送我我也不要。什么你那老婆是模特就敢拿出来炫耀?我,不是吹,不是玛丽莲 . 梦露、英格丽 . 褒曼、奥黛丽 . 赫本,就别想做我婆娘,即使黛安娜王妃要嫁给我,那也得看我愿意不愿意。什么那次在北京,周杰伦的演唱会,小周要我与他同台演出,嘿,可能吗?他怎么可能和我是同一档次的?什么小马哥打不完的子弹算什么?我随便扒下裤子,撒一泡尿,就把黑社会给一锅端了。什么你那啥缅甸玉,那么金贵?咱家祖传的那块和氏璧,我当玩具耍,我老爸说,你好生玩吧,玩腻了,老爸再到故宫里去给你取一个宝贝回来。什么咱家不是买不起房子,也不是盖不起房子,老哥你听好了,咱家要买,就把卢浮宫买下来当住房,要盖房子,就盖世贸大楼那样的。云云。这般吹嘘,开始让人傻眼,再听,就是牛皮了。但客官你千万莫以为男人如此这般不可取,其实什么大不了的,仅仅是吹而已,发泄或自我陶醉罢了,通常情况下与别人无干,也无害。过干瘾是男人的本性,你尽管让他们吹去吧。
  女人好吃,大多是无事有事时贪恋那点零食,男人嗜喝,不是喝饮料白开水,而是贪恋水酒。男人常曰:“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也常把抽烟给拽了来:“男人不抽烟,枉自在人间!”可见烟酒对于男人的重要性。所谓酒壮英雄胆,只是一个层面。酒是甘露,能把男人干得裂了口冒着傻气的心田给滋润,心田滋润了,喉咙就润滑了,嗓眼就开了,便有了酒后失言,酒后发疯,酒后高歌,酒后抒情,酒后吐真,酒后砸瓶子掀桌子,丑态花哨,却也是男人阳气毕露的方式之一。平时守口如瓶,酒后大闸洞开;平时满目皆仇,时下称兄道弟;平时且酷且帅,如今烂醉如泥,真比得上猪在圈中摊平肥硕腰身哼哼唧唧或喷着呼噜水沟边厕所里酣睡而去。此时的男人纯真如婴儿,坦率若君子,疯狂如杀人犯,但见二目充血,脸若关二爷,言语滔天,四肢疲软,大呼没醉,话未毕,人却倒轰然倒下,陨石般把地球都快戳成漏斗了。这样的男人才能被朋友哥们称为耿直。倘若会喝却赖,多是被人瞧不上眼的。倘若不会喝,而人偏偏又在席面上,那是极煞风景的。倘若某个酒坛子酒棍拿你不当回事,或看你不顺眼,借酒精之力强行要你喝,你大概是逃脱不了的。喝了酒的人胆子大,言语重,霸道如土匪,耍横若地痞,豪爽如你爷,你不喝,在他们看来是不给面子的,你不得不喝,喝成死人也得喝。酒桌上人虽然自称耿直豪爽,但酒文化演绎到今天,大抵也没几个真耿直真豪爽之人的,席面上以酒会友,却也以放倒几个人为乐事,如果加上一些鸭心鸡胸、狭肝窄胆的人,那可是真的放倒了你,还斥你倒得不男人。而酒桌上花样繁多,什么门前三包(真正开喝前,先要干了面前的三碗酒),什么屁股一抬端酒重来,什么发点球,什么南北派,你敬我,我敬你,管你君子与傻B,你一杯我一杯,喝得满地死人堆。女人责骂,男人鼻中一嗤:“女人家懂啥?这是文化,酒文化,博大又精深!”醉倒在一堆大粪旁,这男人使劲瞅着嗅着,品尝到了那芬芳,口中却道:“这是哪个败家子丢的金砖?”醉得绕着电线杆转了二十圈,还一个劲地嚷:“天皇皇,地皇皇,我家老婆喝米汤;哪个王八是鳏夫,送你送你不商量。噫,你杂种敢挡我张翼德去路,看我不一头撞死你!”便一头撞去,目标没中,自己倒一头冲出去,鱼雷般,倏地钻进了路边的水坑里。至于那些要把酒文化上升到更高境界的男人,不是撰文做学术,就是要喝出长江黄河,拉稀也要拉出太平洋的,男人则翘起拇指:“这就叫厉害!”
  都说男人好赌,表面上看的确如此,但仔细想想,并非完全如此。真正好赌的是女人,那是在赌人生哪!你瞧,女人感情专一,一俟哪个男人让她们心仪了,便飞蛾逐火般扑去,一生都托付给男人了(结果大多真的成为火中蛾儿了),可爱情和婚姻是人生世界中两个最不可预知的东西,充满了无穷的变数。而男人大多是在赌钱财,赌信誉,甚至是赌豪气。男人那些过度的精力和荷尔蒙,除了安排在性生活上,大多就放在赌博上。至于最后赌光了财产储蓄后,把老婆也赌了的,是混球,是愚蠢而低等的男人。只是赌老婆也是要点勇气的,但这和男人的勇敢与大度无关。所以,拿青春赌明天的多是女人,拿金钱赌现在的多是男人,可惜成功者极少,大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待蓦然清醒时,棺材船已经候在荒芜的港湾,一张张纸钱,已经飘到他们在阴国银行开设的帐户上了。
  男人在陌生女人面前,是非常乐意当绅士、当英雄的,而此时的男人口齿清晰,表达也流畅,甚至诙谐幽默,面部表情也极其生动(尽管看起来有些夸饰和滑稽),惟恐女子看扁了自己。如果女子饿了,男人多半愿意慷慨解囊的;而借用一下男人的手机或男人正在看的书报,那自然是尽管用尽管看;如果女子遭到突如其来的不测,男人大抵也不会见死不救的,但此刻也有一些男人原形毕露,见危险降临,找个理由溜走了。平时,男人在女人眼中,多是长不大的孩子,她们总觉得男人这儿不行,那儿幼稚。那是女人的误解,男人一般不善言辞,固执,不愿意袒露内心,女人便觉得男人笨拙,甚至是冷漠自私,大街上就很难见到男人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施舍乞丐或残疾人的。但惟有在女人,尤其是陌生年青女子面前,男人不仅大方,而且绅士得很。但咱中国男人的绅士风范与西方,尤其是英国绅士是有很大差异的。西方男人非常讲究文雅,待人接物坦率外露,但优雅得体,时时还兜售幽默,总的给人既君子又真实的感觉,但中国男人嫌西方那礼节太繁琐太装太露,也不太男人,有拍女人马屁的嫌疑,因而他们在女人面前总要深沉一番,摆出一副梁山英雄好汉般不可一世的气势。其实这才是装,中国男人讨好女人的嘴脸是不需要洗涤的,手段是含蓄但是相当精湛的,西方男人大概不是对手。对陌生年青女子的殷勤,还是男人喜新厌旧的心态所致。
  当今,“男是非婆”已不鲜见。说长道短和背地里进谗言,是人类共同的嗜好。如果说女人的飞短流长往往是戳戳别人的脊梁骨,聚在一起指指点点的话,那男人则先要摆出正人君子相,明明是说别人的坏话,并借坏话压制和排挤别人,可他们偏偏要说是在进行深刻的研讨,要“治病救人”,不仅练达之态毕现,而且一副悲天悯人、救人于水火的派头。但男人在背后指指戳戳,还是没有女人那般有耐心的,他们谈论谩骂不了多久,就会采取行动,要么向领导打小报告,要么声称以男人的方式解决:打架或以群体的势力强迫其就范。实际的情形是,男人之间的是非大抵没女人那么多,飞短流长也不如女人那么夸张,但一旦男人之间有了是非,后果就非常严重,女人只是动用舌头,男人则是拳头、刀枪,社会上因为一件小事乱刀飞舞、血溅街巷的命案应该不算少。尽管如此,男人中的“是非婆”现象仍然呈上升趋势,而机关单位人事中的这类人尤其多。
  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是女人发昏时最爱说的一句话(女人一激动,或喜欢或讨厌某人时,就爱这么武断地下结论)。既然是发昏,那自然当胡话对待便可。相对来说,男人在评判人事时,要理智和清醒得多。女人下结论,就像往楼下泼污水,男人下结论,就像在楼上用望远镜观看楼下人事,直到看得明明白白了,才咧嘴一乐。至于男人中是否真的没一个好东西这说法,男人一般不感兴趣,即使女人横着一脸肉骂其不是好鸟,男人多半也不着恼,往往还得意之极地在男人堆中推销这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如果一个女人娇滴滴地对某男人说:“你真坏!”那说明这女子对这男人已经欢喜上了,此时的男人比在高老庄时的猪八戒还快活。倘若天下真的没一个好男人,那女人还是得爱。如今的男人,在公众面前都声明他们始终在讲求爱情和婚姻的当代性。你千万别信以为真,现在的男人,包括结婚了的男人,大概都羡慕并渴望拥有古代男人妻妾成群的生活,回归古典浪漫。但他们也渴望能有一个红颜知己,陪伴自己终老,这知己不一定是(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原配夫人。所以,男人最心仪的婚姻方式就是:家中有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婆,外面有一群相好,既可以维持一个家庭,又能闻得野花香。倘若你要男人回答这样做是不是不道德没良心,他们通常嘿嘿笑去,或甩你一个白眼:“你娃青屁股两瓣,嫩着哪!”
  有时,梦之城平台男人是一只石榴,怒拳高举,却紧紧庇护着胸中块垒;有时是一座坟墓,内心的风景已死,却强要以一块石碑支撑人文悲乐。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就像鳄鱼碰到河马。男人哪,就像你家的灶台,膛中烈火点燃你的生存,大铁锅里煮着你的日子,辣椒酱油调和着你的胃口,哪管自己变成黑不溜秋的灶神。男人累啊,我也写累了,最后问一句:哪个女人喜欢上帝做她的丈夫?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